首 页 魅力岳麓 政务公开 解读回应 办事服务 互动交流 岳麓新闻网

850年前的麓山高端峰会开启“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来源:潇湘晨报 发布日期:2017-11-20 16:38:27
打印

  

  岳麓书院(长沙)、城南书院(长沙)、石鼓书院(衡阳)、渌江书院(株洲)、洣泉书院(株洲)、邺侯书院(衡阳)……当历史进入南宋时期之后,湖南的书院数量急剧增加。虽然有些书 院始建于隋唐,但真正的兴盛,却几乎都是在南宋一朝。

  

  城南书院,湖南的书院规模在南宋时期得以迅速扩张。

  

  隐藏于闹市中的船山学社。

  

  千年岳麓书院,至今美好依旧。

  

  一代大儒、湖湘学派的领袖人物张栻先生墓。

  “破天荒”这个词来源于唐朝的进士刘蜕。他被认为是湖南历史上第一个中进士的人。虽然后来大量的考证证明自隋代以来,湖南已有不少的人科举有名,但也可以看出,就整体而言,湖南的人才出产率是偏低的。

  然而,北方的战争打破了这个局面。北宋灭亡,大量的外地文化精英涌入湖南,来到这个曾经被称作“天荒之地”的文化南极。

  北方移民大量涌入湖南,书院开始兴盛

  11月初,长沙,岳麓书院。一个外地游客必来的景点。

  一场盛大的集会正在进行。纪念“朱张会讲”850周年的活动吸引了各地的学者前来。站在岳麓书院墙外的山坡之上,能看到书院古建筑在布局上采用中轴对称、纵深多进的院落形式。营造着庄严、神妙、幽远的纵深感和视觉效应。

  书院门口的那幅著名对联“惟楚有才,于斯为盛”,如果拿到南宋之前,那就会成为一个笑谈。然而,在南宋之后,它已逐步接近事实。

  在书院内,我们遇到了带着女儿来旅行的山东籍游客张学江先生。他之所以要带女儿来湖南旅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游学,感受一下浓厚的文化气氛。近现代以来,湖南人文荟萃,文化兴盛。此次,他们的旅程,收获丰厚。

  “像岳麓书院这样的文化圣地,一次次地被毁灭,又一次次地被重修,这正是文化生命力的象征!”说起岳麓书院,张先生显得很兴奋。

  其实,岳麓书院作为文化圣地,它的思想源流正是在张先生的故乡山东。湖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称作“潇湘洙泗”。所谓洙泗,指的就是孔子当年聚徒讲学的洙泗二水之间。然而,北方频繁的战火,使得汉文化的中心被迫南迁。“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曾任潭州知府的著名词人张孝祥曾这样描述北宋灭亡后的北方儒学中心山东。

  南迁,使得北宋时期就建立起来的岳麓书院,真正成为了一个文化交流中心。

  历史学博士邓洪波认为,大量的北方移民因此来到南方是湖南文化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湖湘学派的重要人物其实都是外来人。胡安国、胡宏父子是福建人;张浚、张栻父子是四川人。那个时期的湖南,成为外来人口聚集的地方。

  人口的大流动带来了巨大的文化机遇,书院开始兴盛起来。一个地区书院数量的多少是衡量这个地区文化发达程度的重要依据,历史进入南宋时期之后,湖南的书院数量急剧增加。比较著名的有:岳麓书院(长沙)、城南书院(长沙)、石鼓书院(衡阳)、渌江书院(株洲)、洣泉书院(株洲)、邺侯书院(衡阳)……虽然有些书院始建于隋唐,但真正的兴盛,却几乎都是在南宋一朝。 

    一场学术盛会,确立了湖南在文化史上的地位

  我们在长沙河东的湘水边寻觅关于那个时代的印记。

  朱张渡是这座城市风光带上一个重要的景点。河东是文津,河西是道岸。彼此之间,隔着湘水。渡口早已不在,然而朱张渡的纪念意义,并不在它的交通功能。

  850年前,它承载了一段极为灿烂的文化之旅。彼时,38岁的青年才俊朱熹与一代大儒张栻,携手同行,穿梭于湘江两岸,在岳麓山下演绎出中国文化史上的一场盛会。这场盛会的意义在于,它确认了湖南在文化史上的地位。

  湖南从一个天荒之地发展到可以举办自由学术论坛性质的盛会,不能不说,这是有着里程碑意义的文化大事件。

  湖南的文化火种其实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埋下。屈原的贬谪,在这片南中国的苍茫大野中点燃了第一颗火种。其后,贾谊、柳宗元、刘禹锡、王昌龄、秦观、褚遂良、魏了翁……一代代的文化精英,因为贬谪来到了这片清绝之地。

  然而那时的湖南依然是一个偏远之地,无法从地理上成为真正的文化中心。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终于到来,时间就是南宋。一时间,湖湘文风鼎盛。朱张渡、湘江、岳麓山、妙高峰,都成为了当时知识精英们向往的地方。

  在妙高峰,长沙这个繁华都市里的著名坡地。大片的民房建于其上。我们要寻找城南书院。大儒张栻当年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

  我们从劳动路的一条名为“天鹅游”的巷子上去,这里坡度很大,依稀可见当地山势。穿过错综复杂的道路,没有看到城南书院,却发现了一个规模巨大的墓园。这里埋葬的是南宋名臣,称追封为福王的赵汝愚。赵汝愚是南宋宗室,也是著名的爱国人士。曾经官至右丞相的他,因与权臣韩侂胄的斗争,被陷害流放。死于衡阳,埋于长沙。在赵汝愚墓的另一侧山坡下,我们找到了城南书院旧址。赵汝愚虽客死他乡,但他所尊崇的理学,却在他的埋骨之地蓬勃生发了起来。

  从文津到道岸,不过盈盈一水间。然而,湖南的文化思想发展却从“朱张会讲”之后开始变得汹涌澎湃起来。

    两位葬在宁乡的四川人经历了湖南这场历史变局

  宁乡,一个离长沙城区很近的地方。

  埋葬了张浚、张栻父子的龙塘,却是一个有点偏远的地方。两个四川绵竹人,为何葬在离家乡如此遥远的地方?带着疑问,我们来到了当年被称作龙塘,如今已改名为官山的这片山野。来这里的路上,一路在丘岗山峦中穿行,地势悄然在升高。这里属于衡山山脉的余脉。这片神秘的山野,曾经发掘出青铜重器四羊方尊。

  路边,一座巨大的牌楼上刻着“南轩文化园”五个大字。张浚、张栻父子墓就在这里。沿牌楼入内,气象与周边大不相同。这里是沩水河的上游,宽阔的河道横亘于罗带山之前。正值晚秋,山上红叶斑斓,点缀在苍翠之间。从古代的堪舆学上讲,这是上好的风水之地。

  然而,再好的风水也无法与故土相比。父子二人为何要埋骨于此?

  在张浚墓前,宁乡文物管理局文物科科长孙丙丽为我们解答了心中的疑惑。他认为张浚虽然作为南宋军政重臣,却常年被贬谪在外。湖南永州以及长沙,都是他们父子多年漂泊之地。对于湖南的感情,是他们愿意埋骨于此的重要原因。张浚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未能收复中原,对于一个理想破灭的人而言,他是不愿意死后葬于故乡的。所以,他选择了自己热爱的湖南。“葬我衡山下足矣”,是他临终的遗言。而位于巷子口镇的官山,正是这样的一个地理位置。

  他的儿子大儒张栻,从小就生活在湖南这片土地上。出于地域和亲情的因素,也选择了在此陪伴父亲。他的墓就在张浚墓山坡的一侧。如今,附近依然有数量众多的张姓后代,陪伴着他们,在这片远离了故土的衡山余脉之间繁衍生息。

  父子二人,从战争到文化,可谓是完整地见证并参与了湖南的这场历史大变局。主战与主和,似乎是南宋绕不开的话题。屈从于现实的苟安,可获得暂时的安全感,可享受人生的种种美好欲求。恢复中原,是一种美好的理想,但要因此付出巨大的代价。利弊权衡之间,南宋的国策摇摆不定,主战派与主和派在政治上不断沉浮。最终,巨大的内耗也让这个光耀于世界的王朝轰然崩塌。

  作为抗金主战派的领袖人物,张浚曾因各种过错被人指责为“好高骛远、志大才疏”。然而,终其一生,都在为理想而奋斗,从未懈怠。也许他并不完美,却更加真实可敬。

  他的儿子张栻,并没有随父从军,但他却扛起了另一面大旗。那就是湖湘学派的文化旗帜。

  岳麓书院的振兴,也得益于张栻之功。张栻主教岳麓书院八年中,他执行了一整套办学主张,明确提出了办教育的理念和主张,他认为办教育是为了培养“传道而济民”的人才,不是为了科举和仕进。他认为课程的设置,教学计划制订必须本修、齐、治、平为宗旨。

  周敦颐的思想学说,经南宋时胡安国、胡宏、张栻等人传习、发展,从而创立湖湘学派,最终又历练为勇于开拓、富于气节、善于包容、敢于国事的湖湘文化特质。

  可以说,张栻为经世致用的湖湘精神做出了具有概括意义的定义。自此之后,湖南文化不再依靠朝廷贬谪人才的输血。本土人才得以爆炸式增长。湖南的思想文化进步,一发不可收拾。

  仅在张氏父子埋骨的宁乡,就有灵峰、南轩、玉潭、云山诸多书院相继建立。张栻的学生易祓(宁乡巷子口镇人)也高中状元,其后成为南宋中后期的名臣。

  在张栻之后,衡阳人王船山在哲学思想上达到了当时的新高度,他建立起自己的朴素唯物主义哲学体系,达到了当时历史条件下可能达到的最高峰,王夫之被称作与西方哲学家黑格尔并列的“双子星座”。

  二百多年后,邵阳人魏源以“经世致用”为宗旨,提出“变古愈尽,便民愈甚”的变法主张,倡导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并提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主张,把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世界。而之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谭嗣同、宋教仁、黄兴、毛泽东……一代又一代湖南人,在中国近代史舞台上,独领风骚。成为极具地域文化特征的一个精英群体。

  而这一切,都是以南宋为中继。它前承汉唐,后启明清,成为了湖南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时代。这样一个悲壮却依然闪耀光华的大时代,我们没有理由将它遗忘。

主办: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政府    联系电话:0731-88999998    承办:长沙市岳麓区信息中心    技术维护:0731-88999912 网站标识码:4301040051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06002158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29号
个人主页
区长信箱
微政岳麓
政务微博
岳麓政府门户网移动版
智能问答